201203250052龍泉憶舊(四)槍不一定在我們的肩膀!

第九連最得天獨厚的地方,就是連部位於操場邊,每次集合一個不小心,班長一長一短的哨音響起(注意立正),「注意!解散以後前方的椰子樹左邊去右邊回。」目標總在大操場最遠的斜對角線上。
解散的口令下達後,只見塵土飛揚,霹靂嘩啦,大家沒命的向目標奔跑,跑的慢的同學,為了生存免於恐懼的自由,會在快速折返的同學群中跟著回頭混入其中,因為當班長哨音再度響起(就像玩123木頭人),抓最後的5名,不是舉槍蛙跳入列,就是再跑一次,有時班長心情突然放晴,停止後就直接喊集合的口令。他們為這種鬆緊由我,沒有標準的反射動作冠冕堂皇正名曰:「合理的要求是訓練,無理的要求是磨練」。

陸戰隊有三不怕(不怕死!不怕苦!不怕難!)精神,但在龍泉新訓中心,多了一怕成為「不怕死!不怕苦!不怕難!就怕左邊去右邊回。」因此在我們那個年代龍泉有三怕曰:大太陽、紅螞蟻、左邊去右邊回!此次重返,看到了花木扶蔬、綠蔭蔽日,以不復當年蕭煞的景象。營區像座森林公園,安靜怡然自得,連操課的新兵與班長的互動,也是安安靜靜的,哨音、叱吒的口令成為記憶中的絕響,流年似水,不由得我們感傷,當年種種夢裡尋他千百回,驀然猝醒,時空乖離,這已不是我們要的當年。

槍不一定在我們的肩膀!自發槍後,它成為我們的生命共同體,說是連體嬰更為恰當。每天操課前,固定大操場來個5圈,在班長喊端槍口令前,總會說:「病號出列!」只見5、6位同學自動出列,其中梁大讓我印象最深刻,他的右腳踝腫的像山東大饅頭,他們……還是要跑,只是跟在隊伍最後面,一拐一拐的,讓人好生不忍。因此端槍跟跑步成了絕對關係,為了要攻克己身,好叫槍服我,各種摸魚打混的方法盡出,但總逃不過班長敏感神經質的眼睛。被逮到的,均被視為寇讎,水深火熱自不待言。

日子要過!一切如常,週而復始,我想這種超出道理之外的訓練,也為我們成就了今後在沒有道理的人生武場上適應的能力,苦難總是恩典的催生者,讓我們為龍泉舉杯! 2012/3/24


回應
[此功能已終止服務]
    沒有新回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