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0122144350歲以後的我-跟著感覺走


   
50對我而言,是一個尷尬的數字!

年過50代表人生已過了中線,是開始下坡啦~有道是:船過江心,回頭太難!一切的跡象顯示,我慢慢的就要被歸到老這一邊。首先令人氣結的是,偶而會有人讓座給我,除了很受傷外還會讓我懷疑,是否龍顏老邁,身形佝僂,舉步維艱?還是話題總是想當年兼而碎碎唸?自我價值感頓時黑了半邊天。(自信心崩解中……)



50歲因無可奈何的原因(非戰之罪),從職場淡出,迄今已有一段時日,雖然時時念茲在茲,常想風雲再起,叱吒再戰,但春風吹過一年又一年,讓我懂的了「鐵杵磨成繡花針」另一層的意義。這好事多磨…的確也太久了,而且始終語焉不詳。

這段時間,我話雖消極,但我的外顯行為可沒閒著,賺錢養家活口的事,就讓英明的妻子扛著。而我呢?成為一位盡職又稱職家庭煮夫,家內洗衣燒飯,清潔灑掃,跑腿接送…等閒之事,無役不與!偶爾還會來個彩衣娛親的演出。走筆至此,不僅要懷疑自己起來,我是男人嗎?這樣子的賦閒在家,我有快樂的權力嗎?什麼大隱於市、韜光養悔等..潤飾內心失落價值感的言詞不斷的湧現,但隨即又沒入黑暗的無明中,腹內這樣子的征戰衝突實在不好過。





人在靜置中,我內心卻是不斷的風起雲湧,說它是波濤洶湧也不為過,每天最怕的是,白天上班時段在樓梯間遇見鄰居,一見面就要問:今天沒上班喔?並且每逢必問,屢問不爽這才氣人!就算告訴他,我已沒在上班!等到下回見面,他還是同樣的問法,這種心不在焉的打招呼方式,就像一般善良百姓見面的問候語「呷霸沒?」,真讓我無處可逃!又每天送妻子出門上班,掩門的那一刻,也讓我產生了無限的歉疚,於是我慢慢的將焦慮的情緒一點一點的堆積,感覺上就在等那最後一根稻草落下……。



所幸這段期間妻子在家務事上對我的肯定與讚美,及每天中午一通電話的問候,是支撐我不致墜落的力量,讓我開始反思;當外界所有的可能都已關閉,是不是我內心世界無限可能的開始。信仰帶給我應許的力量與妻子情義相挺的愛,讓我開始起而行,跟著內心的感覺走,不再拘泥傳統的價值觀,而是我自己還能做些什麼?還想做什麼?



對!就是這種感覺,讓我的初心又回來了。

起初的愛是直覺的,是火熱的並且沒有懼怕,是出於善的本體與知覺。真高興我那無可救藥的蠢又回來了,細數茅塞頓開後這些年我做了啥事?公益的有:身兼三個地方的志工。樂活的有:完攀百岳三十二座、單車環島二次、泳渡日月潭一次,其餘郊山、短行、騎乘等..太多不及備載。並且保持每月看完四本書(隨心情挑選,不設限!不計畫!不強記!)



我所謂的跟著感覺走,是一種隨心所欲,而不逾矩的自由,非任性而為之,有些時候要相信自己善的直覺,不要為難自己。不喜歡的事,要誠實表態,因為誠實不致使你羞愧,朋友沒有什麼比自己更重要。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我常用思考和自己內在對話,不時的給自己按個讚。

 


我最喜歡李豐醫師說過的一句話:「別人不對的事,何必拿來懲罰自己。」

雖然我們活在眾人的世界裡,有時雖然身不由己,但心可是自由自在啊!我就是行到水窮處,才能坐看雲起時啊!不管明天如何?我把握現在,也才有了豐富的今天,一天的苦難就一天當吧!船過水無痕,輕舟才能過萬重山,否則載不動許多愁,只有向下沈淪了。想通了,就忘了吧!忘了昨日種種……..。有時我還真欣賞債多不愁的人生哲學,感覺好像不負責任,卻是救贖的良藥。



說了半天,不知你的感覺來了嗎?那怕雨中獨行,颱風天海邊聽濤,半夜從台北開車到新竹吃碗米粉再回來,不為浪漫的虛掩,只要單純的能讓你心裡的小鹿亂撞的事,那都是真實有意義的事情,人生好壞每個人都一樣,就這麼一段短短時光,快樂不快樂是由你的感受來界定,別人向你吹哨子,干卿底事?很多時候我們限制了別人,不也就等同限制了自己一樣,這種互相綑綁的遊戲,你可以不玩!



如今我又有蠢念頭產生,昨天我告訴妻子:我想從台北跑步到花蓮。妻子回我的話說:現在還太熱,等明年一、二月再去做,會比較好。有妻子這般的縱容,才能讓我做任何事放手一搏,現在的我想不樂活都很難。


 


<<原文刊載於「SOS救命網:生命線上>>

 

 

 

 

 

回應
[此功能已終止服務]
    沒有新回應!